[LOL探案集]染血的艾欧尼亚(四)

2019-11-06 20:12:25 大连生活信息平台

打印 放大 缩小
[LOL探案集]染血的艾欧尼亚(四)

“嗷!”一声咆哮传入了泰隆的耳朵。
就在艾瑞莉娅和慎攻来的瞬间,艾瑞莉娅被一个身影所拽向一边。
泰隆定睛一看,浑身长矛,尖爪利牙,这不是嗜血狼人沃里克吗!
“泰隆,你先走!回阵地去,这里我来。”沃里克头也不回的说道。
少了一个强劲的对手,虽然自己受伤了,可挡住慎的攻击还是轻而易举。
一看来了强援泰隆也来了精神左手袖剑一横挡住了慎的攻击,身体瞬间腾空一记旋风腿向慎踢去。
慎往后一闪,躲开了泰隆的一脚,可这样一来他的重心就不稳了。
泰隆微微一笑,牵动伤口,眉头轻皱,忍住疼痛右手一拉,第二套刀阵瞬间飞出,泰隆以消失的无影无踪。
还好有沃里克来帮忙,看来祖安的部队也已经到达了。泰隆向不远的阵地跑去。
突然,眼前风速变快,泰隆第一时间头向左偏,一记梅花镖贴着他的脸飞了过去。
“嗨呀!”一个小小的身影挡住了他的去路,疾驰的电元素在风中暴虐。
泰隆受了伤,伤口还在流血,空气中的电元素瞬间麻痹了他的身体,眼前一黑,险些晕了过去。 

 

突然眼前的风暴之心凯南身上发起亮光,短暂的停留后。凯南消失在了原地,出现了另一个庞然大物。
“泰隆,还不快走,这些该死的艾欧尼亚人让我来好好折磨折磨吧,哈哈哈哈。”首领之傲大笑道。
泰隆大喜,原来远方的首领之傲利用磁能将凯南换到了别的位置。这些自己可安全了。
泰隆点了点头,向下一跃,跳入了战场。
眼前的诺克萨斯和艾欧尼亚士兵早已打的不可开交。
这些艾欧尼亚的士兵泰隆可是轻而易举的就能收拾掉。
泰隆如入无人之境,一路直行奔向诺克萨斯在岸边驻扎的营地,向他攻击的艾欧尼亚士兵,早被他一刀一刀华丽的放倒。
不一会,泰隆已经到达了诺克萨斯营地,找到医药箱,将血止住,敷好了药缠上绷带。
泰隆刚想站起来,由于失血过多,有些头晕目眩。
泰隆摇了摇头,撕下早已破烂不堪的仿制剑圣的战斗服,换上了自己的刺客服。
涂上自己阴冷犀利的黑色眼影,船上了斗篷,拉下帽子,泰隆深吸一口气,打开了战场大门。
不知道艾瑞莉娅死了没有,自己此行的任务目标就是她,现在要去确认情况才是。

 

“喂,喂,你...”银发女子红着脸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面对着自己的救命恩人,他....他怎癫痫病的症状与预防么能这样呢....
可是面前的男人却没反应。
“你怎么了?”银发女子推了推他,没有反应。
呀,银发女子发现推他的手沾满了鲜血,不由得像她推他的位置看去。
这个男人的腰间在流血,他一定是本来就受了伤,刚才又为了救我,吸入了毒气,现在昏迷了过去。
想到这里,银发女子心里又是感动又是心疼。
我该怎么办才好呢。
银发女子扶起了泰隆,手往他的脖子摸去,还有脉搏,得先带着他离开这里才好。
想到这里,银发女子背起泰隆,向远方的小湖边走去。

 

“没什么,想不到辛吉德这么心狠手辣,唉。”泰隆叹道。
也不知道诺克萨斯的部队怎么样了,将军一定等我的消息等得急了。
“啊,我昏迷了多久啊?”泰隆问道。
“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啦。”银发女子终于鼓起勇气,看了看泰隆。
想到自己连面前的女孩名字都不知道,自己救了她,她反而又救了中毒的自己这笔帐算是两清了。
“你叫什么名字呢?”泰隆看着眼前娇羞动人的银发女子问道。
“嗯,我叫瑞雯。你呢?”银发女子看见泰隆没有一点架子,心中一动。
瑞雯早就认出来他就是这次诺克萨斯军队的指挥官。
“我叫泰隆。”泰隆也不隐瞒,微微一笑。
“啊?你就是刀锋之影泰隆?”瑞雯大吃一惊,在诺克萨斯,泰隆就是民间的一个传说,瑞雯从小到大不知道听了多少次这个名字,他紧张而又精彩的刺杀事迹早被诺克萨斯人民
传成了人民英雄。
这下不仅见到了真人,还被他救了,叫瑞雯怎么能不激动呢。
泰隆看了瑞雯惊讶的表情,心里泛起了大大的成就感。
泰隆微微的点了点头,看着眼前这个守了他一天一夜,没顾得洗脸衣衫还破破烂烂的可爱女子,一丝柔情浮上心头。
“走吧,我带你去换身衣服。”泰隆温柔的说道。
瑞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俏脸脏兮兮的衣服还被战斗弄的破破烂烂,小脸一红,轻嗯了一声便跟上了泰隆的脚步。

 

泰隆的指挥室可没有女人的衣服。
泰隆只得拿出了自己的衣服给瑞雯换上。
自己则洗了个澡,这次泰隆没有化妆,穿着复古的牛仔裤,新潮的卫衣,披上斗篷,站在甲板上看着战场。
一将功成万骨枯,战争真的好残忍,昨天还是有说有笑的诺克萨斯士兵,现在已一动不动的躺在战场上无人问津。河南的癫痫病医院哪里能治好 />战场上一点生命的痕迹都没有,只是一堆乌鸦枯叫着飞来飞去。
后边的门吱呀一声,瑞雯出来了。
泰隆回头一看,突然就愣住了。
瑞雯穿着和他一模一样的装扮,一头柔顺的长发已经被她剪短,极其精致美丽的白皙脸颊,清纯无暇的漂亮眼睛,红润的小嘴边,甜甜的小酒窝正对着他微笑。
眼前的这女子,好萌啊,这是泰隆未曾见过的一双眼睛,漂亮的瞳孔看起来是那么的纯真那么剔透,让人看了会淡淡的心碎。
瑞雯的眼神勾起了泰隆无穷无尽的保护欲。
瑞雯看到泰隆眼也不眨的盯着自己,大为窘迫,害羞的说道“怎么,短发不好看吗...?”
泰隆意识到自己又失态了,暗骂自己没定力,上次见乐芙兰也是,这次看瑞雯还是,自己这是怎么了。
“不是啊,当然好看了,只是,好端端的你为什么要剪掉呢。”泰隆大惑不解。
“这次战斗我失去了我心中所有的信仰,从小到大我坚信视人民利益如命的祖国竟然在我最需要帮助的时候对我们痛下杀手,我心中的世界观轰然倒塌,我不知道我以前在做什么,以后该
坚持什么,不知道我该怎么办,不知道自己无依无靠还有什么值得我留恋,我要削去如水的青丝,祭奠死去的同胞们.....”瑞雯此时此刻的样子忧伤的让人心碎。
泰隆竟不由自主的做了一个他从没想到的动作。

 

这缠绵悱恻的一吻不禁让瑞雯心甜如蜜,更是让泰隆刻骨难分。
泰隆一直没有女人,不是他没有兴趣,而是他早已被利益驱使带有各种动机的献媚女郎感到恶心。
生活在将军的身边,怎能少了女人。
只是泰隆要的不是一夜的男欢女爱,而是一份细水长流的感情,一份不轰轰烈烈但是很贴心很平静,会让自己感到温暖的感情。
而眼前的这个女人,就是自己想要的全部。
泰隆见惯了美女,什么一见钟情对他来说都是过眼云烟。
可瑞雯是那么的惹人爱怜,让泰隆忍不住捧在手心温柔的疼爱。
良久,唇分。
瑞雯被泰隆温柔的一吻弄得天旋地转,浑身的失去了力气,靠在泰隆结实的胸膛。
“肚子饿了吧,走,我带你去吃东西。”泰隆越看娇羞的瑞雯越喜欢。
“嗯.. ”瑞雯嘤咛一声,离开了泰隆的怀抱。
瑞雯的小脸呐,怎么那么像红苹果呢?

 

两人吃了饭,穿越战场向艾欧尼亚南部走去。
战场上的毒雾早已散去,瑞雯走到她曾战斗的地方,她的符文大剑已经被炸成碎片,所剩无几,只剩一个剑柄和残刃。
瑞雯一阵神伤,泰隆看了看瑞雯难过的样子,拍了拍她的肩。
“以我之名,断剑重铸之日,骑士归来之时。”瑞雯突然一脸坚毅,高举剑柄说道。
泰隆也没管她,去一边牵马了。
“别难过了,我们走吧。”泰隆骑着马,对瑞雯伸出了手。
“嗯。”瑞雯轻轻的点了点头,将手递给了泰隆。
泰隆一拉,将瑞雯拉在了他的前边坐在了马上。
这下瑞雯可是坐在了泰隆了怀里,泰隆的手穿过她那盈盈一握的小蛮腰拉着缰绳策马疾驰而去。
“我们要去哪呢,泰隆大人。”瑞雯靠在泰隆怀中,安心又害羞。
泰隆将此行的目的和他上次在卡尔玛房间遇到的事情对瑞雯说了起来。

 

原来约里克一直想要莫德凯撒给他制作一把掘墓利器,以莫德凯撒铠甲的材料锻制出的一把铲子。
于是便许诺给蒙多他食尸鬼身上提炼的肾上腺素,这种激素可以让人神经绷紧在瞬间速度得到极大提升。
剑圣一心为了无极剑道,他不想每次战斗都被自己的同门贾克斯鄙夷的眼神侮辱。
他只想让自己变强变强变强,可最近的无极剑道越练越不如以前,他知道自己进入了瓶颈。
卡尔玛的梵咒深不可测,如果给他的无极之剑加持,那他肯定能参透瓶颈,进入下一阶段。
到那时候贾克斯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了。
可是卡尔玛一直不愿意帮他,他也需要更加坚固的战服,于是被莫德凯撒蛊惑,对卡尔玛痛下杀手。


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
约里克先将灵魂塑成艾郑州哪家医院能治母猪疯瑞莉娅的模样进入卡尔玛的房间并吩咐卫兵去远处放哨,这才放了莫德凯撒,易和蒙多进入了卡尔玛的房间。
莫德凯撒也知道卡尔玛的梵咒很厉害,于是想让她对自己的铠甲加持圣灵之盾的结界,这样自己才真的是不坚不催。
可他们没想到卡尔玛宁死不从,无论受到怎样的严刑拷打。
易终究是艾欧尼亚人,不忍心看下去,匆匆离开去找艾瑞莉娅了。
而蒙多和莫德凯撒则对卡尔玛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原来约里克一直想要莫德凯撒给他制作一把掘墓利器,以莫德凯撒铠甲的材料锻制出的一把铲子。
于是便许诺给蒙多他食尸鬼身上提炼的肾上腺素,这种激素可以让人神经绷紧在瞬间速度得到极大提升。
剑圣一心为了无极剑道,他不想每次战斗都被自己的同门贾克斯鄙夷的眼神侮辱。
他只想让自己变强变强变强,可最近的无极剑道越练越不如以前,他知道自己进入了瓶颈。
卡尔玛的梵咒深不可测,如果给他的无极之剑加持,那他肯定能参透瓶颈,进入下一阶段。
到那时候贾克斯一定不是他的对手了。
可是卡尔玛一直不愿意帮他,他也需要更加坚固的战服,于是被莫德凯撒蛊惑,对卡尔玛痛下杀手。
这是一起精心策划的谋杀。
约里克先将灵魂塑成艾瑞莉娅的模样进入卡尔玛的房间并吩咐卫兵去远处放哨,这才放了莫德凯撒,易和蒙多进入了卡尔玛的房间。
莫德凯撒也知道卡尔玛的梵咒很厉害,于是想让她对自己的铠甲加持圣灵之盾的结界,这样自己才真的是不坚不催。
可他们没想到卡尔玛宁死不从,无论受到怎样的严刑拷打。
易终究是艾欧尼亚人,不忍心看下去,匆匆离开去找艾瑞莉娅了。

而蒙多和莫德凯撒则对卡尔玛施行了惨无人道的酷刑。

(未完)

友情链接: 黑龙江最专业癫痫医院 吉林癫痫医院 南京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合肥癫痫病医院 河南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