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6

2019-11-06 17:10:03 大连生活信息平台

打印 放大 缩小
I Never Compromise 泰隆x卡西奥佩娅 16

  特别篇 十四岁半 圣诞冒险
  诺克萨斯的冬天虽然寒冷却不降雪,所以她只能透过地理书籍上的图画去想像雪的模样。
  一头墨绿的长发与那灰透的双瞳是她的正字标记,淡色且素雅的连身洋装是她的标准打扮。
  犹记得那年她十四岁多。
  她的父亲「杜.克卡奥」将军,禁止她走出自家庄园一步,唯恐他那些政敌虎视眈眈地做出对她不利的事情,那将军可就有得苦恼了。
  卡西奥佩娅在闺房内来回踱步,她嘟著小嘴,念念有词,看上去有些烦躁。
  「唔,讨厌……好闷啊!泰隆呢?泰隆在哪?」说完,便冲出房门,开始在偌大的宅子里寻著他的踪影。
  他是一年多前,由克卡奥将军带回来的刺客,平时为将军执行著秘密任务,但若他没有任务在身,就成了她的护卫。
  宅邸内似乎因为今天是特殊节日的关系,不像平常那样充斥著忙进忙出的仆役,似乎是将军让他们放假回家过节了。卡西奥佩娅原本想问问他们有没有看见泰隆,但见到这空荡荡的景象,闷哼了声,便摸摸鼻子自己慢慢找起。

  杜.克卡奥庄园内除了有装设奢华的花园与一望无际的绿荫与果园之外,还设有许多练武场地供将军与下属练刀,而一旁武器室的外头,泰隆正坐在短凳上霍霍地磨著钢刀,虽然天气寒冷,但他仍穿著轻薄的短衫,精实的身材被些微的汗水浸湿而若隐若现。
  庄园实在太大了,卡西奥佩娅好不容易才找到他,还差点没冲过头。她气喘吁吁地躲在墙后观察著泰隆,待呼吸稍微平稳了,便禁声地蹑手蹑脚走近他。
  「二小姐有何吩咐?」
  泰隆早已察觉,甚至连头都没转就对身后的卡西奥佩娅这样说道。
  卡西吃惊地打了个寒颤,心想泰隆身为刺客,对周遭事物变化的直觉反应实在敏锐得太不科学。
  「呃、那个……我……」她支支吾吾的。
  他持续磨著刀,不断地发出刀石摩擦的尖锐声响。
  一转眼,她冲到泰隆面前,舀了一盆水倒在刀子上,泰隆一脸狐疑地盯著她瞧,只见她竟然拨开了泰隆的双手,作势要替他磨刀。

  「让我来帮你!」她眯眼微笑,笨拙地学著泰隆磨刀的样子。
  一双纤白的小手瞬间被磨刀石上的污水给染得灰浊,她装模作样地磨著磨,但一个千金小姐哪懂如何磨刀?想当然尔,磨不出三下那把刀便「匡当」一声落到地上。
  泰隆冷笑了声,说道:「快告诉我你有什麼目的吧。」
  二小姐一向脾气说来就来,素日对他恶言相向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如今她竟然会主动地献起殷勤?这当中必定有诈。
  她不服气地瞪著地上的钢刀,双臂环胸,噘嘴说道:
  「哼!为了感谢我的帮忙,你必须答应我接下来的请求!」
  泰隆心中立马浮现「够了没啊」与「我有不祥的预感」字样,二小姐那娇惯又任性的行为模式绝对是被克卡奥将军给宠出来的,包含那张得理不饶人的嘴。当然,他是绝对没有反驳的余地,只得压下心里的无奈说道:
  「请二小姐示下。」他单膝跪地,低首聆听她的「请求」。
  她见计画成功,便扬著下巴贼笑地对泰隆说:
  「我听说,今晚,大名鼎鼎的『琴瑟仙女.娑娜』会来诺克萨斯开演奏会!地点就在维斯里安广场,时间是晚上七点半!」她眼里闪烁著无数的光芒,接著又兴奋地继续说:
  「你知道琴瑟仙女娑娜吧?据说,只要是听过她演奏的人,一生都会无法忘怀那魔幻美妙的琴音!我还听说,在聆听她琴声的当下,便会使人忘却一切的悲伤而完全沉浸在她所构筑的美好世界当中……」

  话未说尽,只见泰隆冷冷地「喔」了一声,便继续磨刀。
  「你有没有在听啊?!」她生气地胀红著脸。
  「将军禁止你出门。」
  「所以我才要拜托你带我去啊啊啊————!!!!!」
  她在他耳边放声地尖叫著,那如雷贯耳的喊叫声差点没震破泰隆的耳膜。他捂住双耳,唯恐他的耳朵会爆出血来。
  「这不可能……将军会杀了我。」而且还会在杀了他之前,将他凌迟个数千数百次。
  「泰隆……」
  他原本不想搭理她,省得他见了心烦,但他瞥了她一眼,竟发现她泪潸潸地看著他,眼神极是悲伤,神情极是难过。
  「……」他张口不言,双眼发愣地看著卡西奥佩娅。
  比起被她任性妄为地骂著,或被攻击、或被差遣都还可以忍受,但他最无法应付的,便是她那泪汪汪的灰色双眸了。
  「泰隆……求求你……」她拭著眼角的泪珠,一边哽咽,一边恳切地请求。
  他见她哭了竟变得有些慌张,平时沉稳的不安地左看右看,眼神晃了好大一圈终究落在她身上,他沉思了半晌,深吸了一口气,小小声地对她说道:

  「好、好吧……」
  她哀伤的表情一瞬间转为得意的阴险笑容,脸对脸不超过五公分,用甜美且带毒的微笑对泰隆说:「太、棒、了!!」
  说完,她便开心地手舞足蹈。
  泰隆转身叹了口气,捂著额间,只觉得自己实在太蠢。

  绚红的夕阳染红了诺克萨斯的大街小巷。
  泰隆为卡西奥佩娅披上深色的斗篷并绑好胸前的束绳,自己则换上平时低调的装束,两人站在庄园的某座尖塔边上,寒风刮得她一身冷颤。
  「喂、泰隆……这里好高啊……」
  「上来。」泰隆背对著她,蹲低了身子,示意她爬到他背上。
  「你、你想做什麼啊?」她心中有股不好的预感,但还是乖乖地照做。
  泰隆见她抓牢了,便一跃而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泰隆背著她,从约莫七、八层楼的高度跳了下去,她惊恐地放声大叫,一瞬间似乎看见了回忆的跑马灯,那双手紧紧勒著他的脖子,泰隆只觉得自己快窒息了。
  他以不合理的平稳姿态安全落地,降落在杜.克卡奥庄园的墙外,而他背上的卡西奥佩娅,全身瘫软、神色苍白,恍惚地念著:「父亲……姊姊……我……」
  他噗哧地笑了一声,轻轻地摇动著自己的肩膀,说道:「醒醒啊,二小姐。」
  她渐渐回过神来,一见泰隆那轻蔑的笑意,便不断地捶著他颈背,忿恨地骂道:「你吓死谁啊?!为什麼要从那麼高的地方跳下来?!」
  「不然你告诉我该如何突破戒备森严的外墙?挖地道不成?」宅邸内的仆役放假回乡,但外头的守卫可没那种福利。
  她噘嘴看著别处,显然是无话可说。
  泰隆小心翼翼地将她放了下来,问道:「你还能走路吧?」
  她的双腿还有些发软,但她可不想在他面前表现懦弱的一面,便逞强地说:「当然可以!」

  泰隆将她身上的斗篷给拉好,让她的面容藏於帽蓬之下,对她说道:「跟好。」便领著她进入了路边的小巷。
  巷内,泰隆四处观察,不久后走向地上一块铁板,将之掀开,告诉她:「下去吧。」
  她朝著黑暗的阴沟瞥了一眼,汗颜地说:「为、为什麼要走这?」
  「走地上太容易被发现了。」泰隆说著说,自己便先爬了下去。他们俩可是背著将军偷跑出来,行动路线当然是越隐密越好,这可是为了他的生命安全著想!
  「好、好吧……」她心不甘情不愿地沿著梯子小心地往下爬,而泰隆在下头接应了她。
  两人在下水道走著走,卡西奥佩娅从来没到过如此黑暗、肮脏的地方,还时不时地有老鼠从旁窜过,她吓得全身发直,一股脑儿又跳到泰隆背上。
  「怎麼?又不能走了?」他背好卡西奥佩娅,还戏谑地酸她一句。
  「罗嗦!」嘟著小嘴,紧紧环著泰隆的脖子。
  泰隆蹙眉轻叹一声,什麼也没说。
  他背著卡西,绕著盘杂的路线,通过重重窄小又弯曲的地道与水管后,来到了诺克萨斯的地下街道。诺克萨斯的地下街道几乎占了一半的诺城那麼大,地表上能见光的区域几乎都住著诺城的贵族,而大部分的贫民都只能住在不见天日的地下城。

  卡西奥佩娅偷偷观察著这个阴暗的世界,街头巷尾充斥著她从没见过的情景。饿得全身扁塌倒在路边的流浪汉、全身脏兮兮抢著面包的孩子们、一群持刀的汉子正抢劫著毫无武装摊贩……等等。这些都是贵族出身的她,从未想像过的景象。
  她感到害怕,难道这就是父亲不准她出门的原因?原来,诺城真如她父亲所说的那样危险,她微微地颤抖著身子,将脸紧紧地埋进帽蓬内,双臂紧揪著泰隆不放。
  泰隆当然知道她会害怕,毕竟一个涉世未深的千金小姐见到这样现实的情景,不害怕才奇怪。但对泰隆来说,没人比他更了解这里了,诺克萨斯的贫民窟,是他从小混到大的地方,也是练就他高强刺杀技巧的地方。或许他感到有些怀念,但他很快地又觉得根本没有怀念的必要。
  而此时的他也这麼想:
  只要有他在,没人能伤她一根寒毛。
  他撬开了一块铁板,探出头观察著地面上的情景。
  「到了,上去吧。」

  泰隆将卡西奥佩娅推上沟口,她爬出去后,深吸一口气,感受地表上的洁净空气,随后才发现天色早已转黑,两人已经不知道在地下道走多久了。
  「啊啊啊————!!!」
  泰隆才刚爬上来便听见她的尖叫声,无奈问道:「怎了?你低调点行不行?」
  他朝著她看的地方望去,只见维斯里安广场上,「琴瑟仙女.娑娜 世界巡回演奏会」的售票处写著大大的三个字「已售完」。
  泰隆偷偷看了她一眼,只见她咬著下唇,泪眼汪汪,好不甘心。
  「都千里迢迢到这来了……」她眼眶泛泪,心中翻腾著苦涩的滋味。
  「泰隆,对不起……造成你这麼多麻烦……我……」她擦擦泪,愧疚地转身看著泰隆,却发现他早已不在原地。
  她狐疑地左右张望,赫然发现,泰隆在不远处,直直地举著钢刀、杀气腾腾地对著路人恫吓他们交出票来,而那两人的表情就像看到鬼一样,吓得赶紧把票扔在地上拔腿就跑。
  泰隆满意地拾起两张门票,缓慢地走了回来。
  「喂喂喂!你这不是抢劫麼?!」卡西奥佩娅瞪大著眼说道。
  「嗯,是啊,怎麼?难不成你有更好的办法?」
  她从斗篷内抽出一大把银票,怒气冲冲地对他说道:

  「我可以用十倍,不……二十倍的价格跟他们买!」
  「都说低调一点了。」
  「抢劫又哪里低调了?!」
  两人斗个没完。
  此时,演奏会已经开放入场,广场上的群众挤得水泄不通,无不抢破头只希望能快点进去占个好位置。
  泰隆小心翼翼地护著她,深怕被挤散在人群中。进入会场,他带著她找到一处最隐密、最不显眼的位置坐了下来。
  「我不想坐这……」她噘嘴。
  「为什麼?」
  「坐这里看不到娑娜啦!!」
  「用听的不就好了?!」
  两人又斗个没完没了。<长春哪里的医院专治癫痫病?br style="fo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ffffff;" />  不知过了多久,舞台上亮起了绚丽的灯光,台下的观众无不满心期待地看著即将出现的琴瑟仙女,但却来了一位主持人,他穿著一袭黑西装,一头黑发往后梳却翘得老高,两鬓胡须又细又长,面容看上去有些猥琐。

  「欧~耶!!今天!!就在今天!!万众瞩目的『琴瑟仙女.娑娜』终於来到诺克萨斯啦!!」他激昂地握著麦克风,高声喊著开场白试图带动气氛。
  「下台!!」「快滚!!」「这里不是处刑场!!」「给老子闪边去!!」
  一瞬间,嘘声四起、暗器四射,台下的观众朝他扔了一堆飞刀、箭矢、匕首、乌鸦(?),他见状,滑溜地左闪右闪,但那些武器密密麻麻地像下雨一样打在他身上,其中一道尖锐物划过他的脸庞,他痛心地大喊:
  「呜哇啊啊!!本帅英俊的脸庞被……呜呜!!你们要对本帅负责!!」
  只见台下观众毫无同情心地持续叫骂:
  「垃圾话多!!」「走位不好怪谁啊?!」「不想死就快滚!!」
  他黯然离场。

  「出现了!」
  卡西奥佩娅兴奋地拉著泰隆的衣角,指著舞台上,由后台缓缓飘出来的琴瑟仙女。
  琴瑟仙女身穿红色长裙,背后缀饰了数条金边红缎带,头上绑著同样花色的发带,看上去非常喜气洋洋,而她前方的魔音琴,正与她共鸣著一股祥和的魔力,还未开演,就让人感受到一股不凡的气息。
  她温柔地微微一笑,对著台下的观众点头致意,群众们无不高声地赞好、频频呼喊著她的名号,满心期待地等她开始演奏。

  她双眼一沉,将右手摆到琴弦上,这个举动瞬间让台下鸦雀无声。
  一个弹指,魔音琴跳出了一个声弦,仅仅只是一个音,但却一声响亮地回荡在整个维斯里安广场,众人彷佛都被那一声琴音给贯穿了脑门,全神贯注地看著她接下来的演奏。
  她将另只手摆至琴上,酝酿著柔和的魔力,随后,十指逐一地勾起琴弦。
  那琴声若只用美妙来形容只能说有辱琴瑟仙女的名号了,因为,她所谱出的乐曲,音符不再只是音符,和弦也不再只是和弦,所有的元素,都随著音乐飘进耳的那瞬间,在脑海中构筑成一幅幻丽的景象。
  「塔、泰隆……」
  卡西奥佩娅痴痴地望著远方的琴瑟仙女,由她弹奏出的音符竟化成一道道梦幻的炫光,而那炫光正随著柔和的琴音往外扩散,不久后,整个会场都闪烁著温柔的色调,彷佛被琴瑟仙女带到了另一个世界。
  轻柔的前奏已在不知何时转为沉稳的曲调,一种令人紧揪内心的曲色,时而沉寂、时而激昂。
  「下雪了,是雪啊!」卡西奥佩娅勾著泰隆的衣角开心地说著。
  她分不清那是眼前的景象还是脑里的幻觉,她见自己身在一片白茫茫的雪原之中,天空落著纯白的细雪,细雪还带著微微的光晕,落进掌心的时候一点都不寒冷,反而很温暖,非常温暖,暖得整片心头洋溢著满满的幸福。

  泰隆完全被眼前的景象给震慑而无心回应卡西奥佩娅,琴瑟仙女轻柔地拨出弦音而谱出的五线谱世界里,在他的眼中,似乎看见了些什麼,令他深红色的双眸瞪得大大的。
  卡西疑惑地看了泰隆一眼,随即发现了他的异状。
  他从没看过泰隆如此感性的神情,
  似乎是得到了一种救赎,似乎是,获得了渴求已久的事物。
  她不禁好奇,他究竟看见了什麼呢?
  台下的观众如痴如醉地听著动人心弦的旋律,有的欢笑、有的流泪、有的沉默不语,但共同的是,他们都忘却了内心的种种空虚,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幸福。
  演奏会在一片如雷的掌声下圆满地落幕,娑娜莞尔一笑后,对台下的听众深深地一鞠躬。
  人群逐渐散去,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著美满的笑容。
  「喂、泰隆……」卡西奥佩娅戳了戳他的肩膀。
  「啊?」他惊愕地回过神来。
  她见他反应迟钝觉得有些可爱,微微一笑,轻勾著他的手臂说道:

  「我们走吧。」
  「嗯。」泰隆露出了难得一见的温柔笑容。
  夜已深,泰隆意识到真正的难关现在才开始,该如何将卡西奥佩娅安全地从此地送回克卡奥庄园?很显然的,第一道关卡便是低调地离开这人来人往的广场。
  他护著卡西奥佩娅,小心翼翼地移动脚步,同时观察四周的情形,深怕这广场之中有任何人认出了他们。
  「泰隆,谢谢你。」她斗篷底下的面容,泛著微微的红晕。
  「嗯。」泰隆一贯地简短回答,不同的是,帽兜底下,有著与她相同的微笑。
  「嗨。」
  背后一声招呼传进泰隆耳里,那声音老成且沉稳、淡定而熟悉,仅仅一个「嗨」字却地刺得他心里直发寒,他脑中一片空白,只有几句话不断地回荡著。
  不会吧?不会吧?不是吧?不可能啊!
  他惊恐地转身看了一眼,卡西奥佩娅也跟著回头,不看还好,一看便吓得全身瘫软,她颤抖地望著眼前的那人,高大挺拔,身著深色紧衣扣衫军服,已入中年的脸庞有些许的皱痕却不失英俊与干练自若的气魄,她惊慌且支支吾吾说道:

  「父……父父父父亲!!?」
  「将……将将将将军!!!」
  泰隆连忙跪下,低著首完全不敢看克卡奥将军一眼,浑身发颤、双眼发愣不知如何是好,头都快磕到地上去了。
  我会死在这里吧?不……我应该会被带到地牢去被折磨个七天七夜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我现在是不是自尽会比较好?回忆跑马灯出现了……该死,跑马灯竟然什麼也没有……
山东治疗癫痫最好的医院nt-family:arial, 宋体;font-size:14px;line-height:24px;background-color:#ffffff;" />  绝望至极,他觉得自己应该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父亲!都是我不好!是我逼著泰隆带我出来的!」她冲到泰隆与克卡奥将军的中间,紧扣双手泪眼潸潸地解释著。
  克卡奥将军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弧度,碧绿的双眸凛冽地盯著他们俩瞧,用他那平淡且低沉地嗓音说道:
  「呵呵,违反命令,是麼?」
武汉正规的癫痫医院是哪家#ffffff;" />  语毕,将军缓缓地步过卡西,「唰」一声,俐落地拔出佩刀,走向泰隆。
  「父、父亲……」卡西奥佩娅心急地哭了出来。
  将军直稳地举著刀凝视著他,神色凝重。他动也不敢动,持续低著头,等待著将军的「处决」。他清楚知道,违反将军命令的下场只有「当斩」。

  刹时,将军将脸凑到他耳边,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笑意,淡淡地说:
  「圣诞快乐。」
  泰隆冒著冷汗,正想著自己有没有听错,将军拍了他的肩头,继续说道:
  「我今天心情好,饶你一命。」
  他惊恐的神色尚未褪去,卯足全力,鼓起勇气缓慢地抬头看了将军的脸。
  将军依然挂著令人无法看透的笑容,但他可以确定的是,他没有散发出一丁点的杀气,泰隆顿时放下了心中一块大石。
  将军见他惊魂未定,豪迈地笑了一声,收起佩刀,站起身来,看著他俩说道:
  「我坐在贵宾席,老早就发现你们了。」
  「什、什麼?」两人瞠目结舌。
  将军又是一阵豪迈地哈哈大笑,对泰隆伸出了右手,似要拉他起身。
  他接住了将军一握,被拉了起来。

  「我还有事要办,你最好给我安全地把她送回家,懂?」
  「是!」泰隆急忙鞠礼,不敢多说一个字。
  「谢谢父亲!」卡西奥佩娅感激地一头栽进将军的怀里。
  「傻女儿,想听演奏会,跟为父说一声,为父便带你一起。」克卡奥将军抚著她墨绿发丝,温柔地说著。
  「嗯!嗯!卡西下次会跟您说的!绝不再妄自出门!」她频频点头,露出满足且感谢的笑容。
  泰隆带著卡西奥佩娅回到了庄园,这次直接从大门进去,门口的守卫狐疑地看著他们,而泰隆用充满杀意的眼神回敬,守卫吓得噤声放行。
  两人步过庄园,经过大庭中的那盏灯火,卡西奥佩娅停下了脚步,泰隆注意到了便回头看著她。
  「欢迎回来!」她嘻嘻笑著,神情极是幸福。
  泰隆什麼也没说,只是微微一笑,深红的眼眸透著罕有的温暖。
  圣诞快乐,泰隆。
  圣诞快乐,卡西。
  一切尽在不言中。

(未完待续)

友情链接: 黑龙江最专业癫痫医院 吉林癫痫医院 南京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癫痫病的治疗方法 合肥癫痫病医院 贵州癫痫医院 河南癫痫病医院 兰州癫痫病医院